為戒毒,26歲竹北買房小伙曾開顱。
為戒毒化療副作用,26歲小伙曾開顱。
  明星動輒上百萬的粉絲,個別人甚至是禁毒形象代言人,他們吸毒對粉絲和社會的影響更大。而今年,卻外接式硬碟是娛樂圈癮君子大起底的一年。6月以來,娛樂圈頻頻曝出吸毒醜聞,編劇、導演、演員、歌手,錢多人紅,但不管怎樣的身份,吸毒可見的或可以預見的後果都是一樣的。8月20日,本報記者走訪吸毒人員、省強制戒毒隔離所管教民警、禁毒總隊民警,多角度展示吸毒的危害,呼籲遠離毒品、珍愛生命。
  他mSATA在毒癮中掙扎12年
  清爽的天氣,他流著鼻涕,打著哈欠,嘴唇和眼眶烏黑,手背和小手臂滿是針孔瘢痕。“很疼,渾身疼,骨頭裡好像有人在咬我。全身半邊冷,半邊熱,沒力氣。”8月20日,見到記者時,這位剛從保定轉到省強制隔離戒毒記憶體所的小A正毒癮發作。“你是幹嗎的?記者啊?告訴他們,千萬別學我,太難過了。你看我的頭,開顱戒毒,只管了倆月,又不行了。我不想吸了,戒不掉啊……”小伙子不足100斤的身體蜷在椅子上,虛弱得像一塊桌布。
  曾經開顱戒毒
  20日11時許,省強制隔離戒毒所的收治區,四川籍青年小A正在經歷一次毒癮的發作,因為被抓地保定沒有對症的藥品,他剛剛被轉移過來。陰暗的中廳,小A暗色的皮膚更顯灰暗,空調開得很大,但他額頭上卻冒著汗。
  指著他烏青的嘴唇,記者問,“這是吸毒造成的嗎?”
  小A努力地轉過頭來看一眼,“是啊,你看我的眼睛,也是黑色的,七八年前就這樣了,越吸越厲害。”
  小A今年26歲,卻有12年的吸毒史,第一次吸毒只有14歲。他也曾以為,接過同學手裡那一支冒煙的東西,吸一次,就一次,大概沒問題吧?“根本不是那麼回事,為了戒毒我開過顱,就管了兩個月,很快就不行了(指復吸了,記者註)。”他指指頭上的疤,手臂無力地滑下來,一排針孔的瘢痕雜亂無章,觸目驚心。
  吸毒三年時,因為用量增加,小A改用針管註射,類似的針孔遍佈全身。
  一個打工的青年,每天要吸掉500元到700元的毒品,錢從哪兒來的?小A不回答。
  誰不想活下去?
  “我很疼,你曉得不?渾身都疼,骨頭疼,好像誰在咬我。”這是小A本次戒毒的第二天,正在經歷他已經熟悉的艱難。
  為避免發作期間小A傷害自己,民警為他戴上了一副腳鐐。整個過程,小A極力地保持安靜,身體在輕微地抖動。
  在相對清爽的初秋季節,小A流著鼻涕,每吸溜一次都皺著眉頭。
  “渾身一半是熱的,一半是冷的。你看我現在哪裡還有肉啊?”小A儘力把鎖骨的位置往前挺一下,他上一次在武漢戒毒3個月後,體重增加到了140斤,現在不足100斤。
  “電視上演的毒癮發作會打滾撞頭,是真的嗎?”聽到這個問題,小A輕笑一下,說,“你看我的頭,撞的,想吸的時候沒得吸,撞頭都是輕的。”他又指了指額頭,有個淺凹陷,“現在也想(撞牆),好難過,實在是沒力氣,動不得。”
  “想不想戒掉?”
  小A他摩挲了下腕部的手銬,說,“做夢都想,太難了,誰不想活下去?”說完,目光轉向戒毒所小窗戶透進的微光,再也不肯說話。如不仔細看,他的胸腔幾乎沒有起伏,整個人就像一張薄片貼在椅子上。
  【吸毒眾生相】
  對於大多數人來說,接觸小A所在群體的機會不多,但對於省康維戒毒治療中心副主任王志勇而言,工作就是迎送一撥又一撥的戒毒人員,在他們身上,毒品的危害令人瞠目。
  臀部長出超大膿包,直徑20釐米
  幾乎每一名吸食杜冷丁和海洛因的吸毒人,都對針管有特殊的情結。“毒癮發作時,能有茶水打進身體都是好的。”王志勇指著喝水的茶杯說,註射需要找準血管,吸食這類毒品的人,臀部、大腿、手臂多留有密密麻麻的針眼,也因此這些部位極易感染。
  戒毒所的醫生曾為一名38歲的吸海洛因男子切開臀部一個超大膿包,按照王志勇比劃的面積,直徑超過了20釐米,流出了足足一個大號輸液瓶的液體。
  長年註射還導致血管類多種疾病,毒品的刺激下,還極易引發下肢深靜脈血栓,由此誘發的肺栓塞,死亡率超過50%。
  自稱主持西部開發,讓民警當縣委書記
  王志勇收治過一名19歲的冰毒吸食者,在發作期間出現幻覺,強烈要求被放出戒毒所。王志勇問什麼事這麼急著出去。吸毒者說,“西部大開發離不開我。”還慫恿王志勇,說,“你的能力不錯,我出去了怎麼也得安排你個縣委書記。”
  幻覺遭人持槍迫害,報警驚動特警
  王志勇說,還有吸毒者出現被迫害的幻覺,覺得有人監視自己,懷疑家人加害自己,這種幻覺會隨著吸毒的時間和量的增加越來越強烈,最後趨近於精神疾病患者。
  今年1月5日,保定鬧市區,一名男子開著奧迪車追尾麵包車後,砸了受害車又砸自己車逃逸。隨後,該男子主動報警說有毒販揣著槍強闖他家,當地警方嚴陣以待,出動了特警應對。折騰一圈,證實該男子系吸食冰毒過量出現了幻覺。
  男子身揣百萬元,一周吸毒全花光
  王志勇收治過一名山西吸毒人員,進所之前,曾帶著100萬元現金,只用一周就吸光了,迫不得已自願前來戒毒。
  而本報記者近8年來在戒毒所採訪過的吸毒人員中,3個百萬富翁吸得賣光了家產,賣房超過兩套的4人。
  省公安廳禁毒總隊禁吸支隊民警劉楊介紹,不管吸食哪一種毒品,一般每天吸食量折算成黑市價格都在500元上下,一個月就是15000元,成癮的吸毒者,這個價位還要翻番。
  【闢謠】

  吸一次沒事?是毒品就會上癮!
  “就這三四年,變化特明顯,吸海洛因啊、打杜冷丁的少了,吸新型毒品的多了,這其中年輕人也多了,我一直搞不懂,為什麼他們寧肯相信吸一次沒事,不相信毒品都會上癮?”對王志勇的困惑,省公安廳禁毒總隊禁吸支隊民警劉楊用一組數字給予證實:全省25歲以下的吸毒人員漲幅從2011年到2013年,每年都超過200%,26歲到35歲的吸毒人員占總數的四成,因好奇導致第一次吸毒的占到了7成。
  劉楊介紹,目前,大麻、冰毒、K粉、搖頭丸都屬於新型毒品,而且近三年河北省的數據顯示,新型毒品吸食人員增長非常快,已經遠遠超過了海洛因等傳統毒品。河北省強制隔離戒毒所提供的數據顯示,目前接受強制隔離戒毒的人員中,80%吸食新型毒品。
  省公安廳禁毒總隊副總隊長樓曉堅在接受採訪時特別強調,不管是新型毒品還是傳統毒品,千萬別相信“沾一點沒關係、不會上癮”。“傳統毒品難戒掉,新型毒品沒問題。”這個謠言,大多在第一次吸毒或被勸第一次吸毒時被反覆用到。王志勇強調,新型毒品戒毒反應略輕,但是越吸後期影響越大,更不是什麼“只吸一次不會上癮”,新型毒品對精神和身體的控制遠超傳統毒品。
  王志勇介紹,目前開設的治療中心,可對自願戒毒的吸食海洛因等傳統毒品的吸毒者提供每天一次替代品美沙酮的機會。根據吸毒量、年限不同,每個吸毒者的用量不同。但是針對吸食新型毒品的吸毒者,還沒有替代品以供治療,更多的是對吸毒帶來的各種肌體傷害的治療。
  【提醒】

  吸毒必須面對的現實
  1.駕照註銷:根據公安部《關於加強吸毒人員駕駛機動車管理的通知》,駕駛人屬於吸毒成癮未戒除人員的,當事人要在30日內申請註銷駕駛證;未主動申請或者被強制隔離戒毒的,按照相關法規規章,註銷其駕駛證。
  2.不能獻血。
  3.入伍、考公務員政審通不過。
創作者介紹

oscar

gq26gqtki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