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7年初,習仲勛與齊心在延安
1958年,習仲勛和兒子近平、遠平在一起

1978年,習仲勛與習近平在海南 摘自《習仲勛畫傳》
今天上午,《改革開放元勛畫傳叢書》出版座談會在政協禮堂舉辦 攝/記者 吳海浪
  法制晚報訊 (記者 侯懿芸 蒲曉旭)今天上午,人民出版社在政協禮堂舉辦《改革開放元勛畫傳叢書》出版座談會。該叢書第一輯主要推出改革開放元勛萬里、習仲勛、谷牧、任仲夷、項南的畫傳。畫傳由人民出版社出版。
  《習仲勛畫傳》、《谷牧畫傳》、《任仲夷畫傳》、《項南畫傳》已出版,《萬里畫傳》則待出版。
  法晚記者在現場看到,幾位元勛的家屬——萬里之子萬伯翱、習仲勛之子習遠平、谷牧之女劉燕遠、任仲夷之孫任歌、項南之子項雷等人出席了座談會。
  畫傳首輯五人均為改革元勛
  據人民出版社政治編輯一部主任張振明介紹,人民出版社推出《改革開放元勛畫傳叢書》的想法源於2008年改革開放30周年,並於2010年開始籌劃,最終在今年完成畫傳創作。
  之所以在第一輯推出萬里、習仲勛等5人的畫傳,張振明解釋:萬里是農村改革的倡導者和組織者,中國的改革從農村開始;習仲勛從廣州率先實行改革開放,在全國具有示範性,屬於開創性人物;谷牧屬於中央層面對國家對外開放及新格局的形成起了很大作用,包括協調福建、廣東兩省的經濟特區。任仲夷和項南都屬於地方的改革先鋒,他們的作為在全國也具有示範意義。
  選定了人物,文字和圖片素材又從何而來?
  “有一些作者對家屬進行了採訪和溝通,還有的作者本身就是家屬,像《谷牧畫傳》,就是由谷牧之子劉會遠所寫,因為他本身就是學者,相對其他作者特殊一些。”張振明表示,對於改革元勛畫傳的作者來說,除了要具備一定的創作能力外,還需掌握一定的文字和圖片素材。為此,他們花了很大力氣選擇作者。
  “每本畫傳不都是只有一個作者,比如《習仲勛畫傳》和《項南畫傳》就是由兩位作者合作編寫而成。”張振明說。
  《任仲夷畫傳》素材達幾千萬字
  對於作者來說,搜集素材也同樣是撰寫畫傳最困難的地方。
  撰寫《任仲夷畫傳》的作者李次岩,是任仲夷曾經的秘書。“我從80年代就開始做任仲夷的秘書,前後大概有7年時間。”李次岩說,當時人民出版社找到任仲夷的家屬希望為其出畫傳,家屬就找到了他,但他起初覺得自己難以勝任這項任務。
  “任仲夷是一個人生經歷非常豐富的人,但我手上關於他戰爭年代、青年時期的資料很少,而他本身相對其它人又有一個特點,就是堅持不寫自傳,所以對年代久遠的事情,我只能通過家屬去瞭解,我常常跟他的夫人聊,但是她的夫人年事已高,很多事情不能完全講清楚,但只要他夫人說的一句話甚至一個詞涉及到什麼人,我就立刻去找,以此去完整還原任仲夷的人生經歷。”
  李次岩說,《任仲夷畫傳》總共有近10萬字,採用了320多張珍貴的歷史圖片,其中大量圖片是第一次公開發表。而他前期準備的資料就多達幾千萬字。
  “搜集的資料越多,我對他的瞭解也越全面。”李次岩說,他很長一段時間都是和任仲夷朝夕相處的,包括出差、出訪等等家裡人都沒跟著去,都是他跟著去的,應該說對任仲夷是很熟悉的,但通過寫這本書,他更加佩服這位元勛,“無論從黨還是國家的角度來說,他都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人”。
  作者 記錄改革元勛是他們的使命
  撰寫《習仲勛畫傳》和《項南畫傳》的作者夏蒙,同時是製作這兩位元勛紀錄片的編導。
  他表示,作為一個進入讀圖時代和視頻時代的社會,青少年比較願意接受這種圖文形式的書籍,作為編者和作者,他們是帶著歷史的責任在做這件事情,現當代很多年輕人不認識這些照片中的人物,所以對他們來說記錄下這些改革元勛的歷史經歷是他們的使命。
  他說:“在寫這兩本書時,很多考證都需要問相關家屬才能瞭解照片中的人物具體都是誰,所以如果我們不搶救、發掘和整理,這些珍貴資料的利用和保管以後都會成問題,所以我們能參與這件事,得到親屬理解,得到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央黨史研究室等有關部門的認可,我們感覺非常高興。”
  書摘 “特區”一詞緣於習仲勛同鄧小平的對話
  “特區”一詞登上中國曆史的大舞臺,還緣於習仲勛同鄧小平之間的一次著名的對話。
  中央工作會議期間(1979年4月5日至28日),習仲勛先向華國鋒和中央政治局常委們作了彙報,隨後又專門向鄧小平詳細彙報在深圳、珠海和汕頭準備建設“貿易合作區”的設想。
  習仲勛介紹說究竟叫什麼名字一時還定不下來,大家認為叫“出口加工區”與臺灣的叫法雷同,叫“自由貿易區”又怕被認為是搞資本主義,最後只好暫時定名叫“貿易合作區”。鄧小平對習仲勛說:“還是叫特區好,陝甘寧開始就叫特區嘛!”鄧小平在隨後的談話中鼓勵習仲勛放手乾。鄧小平說:“中央沒有錢,可以給些政策,你們自己去搞,殺出一條血路來。”
  對此,習仲勛的談話擲地有聲:“拼老命也要把廣東這個體制改革的試點搞好。”
  12月17日,谷牧在北京京西賓館主持召開廣東、福建兩省會議。谷牧說:“習仲勛同志講過,如果廣東是一個‘獨立國’,保險發展快。現在基本上半獨立了,要看你們的戲了。中央一些部門思想解放不夠,我們繼續做工作,你們的筋斗也要翻起來。”
  1980年3月24日至30日,谷牧在廣州再次主持召開兩省負責人會議,檢查總結中央50號文件貫徹執行情況,會議形成了《廣東、福建兩省會議紀要》。《紀要》將“出口特區”正式定名為“經濟特區”。文/記者 侯懿芸 蒲曉旭
創作者介紹

oscar

gq26gqtki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